今日新鲜事

主页 > 西甲直播 > 正文

王开乒乓个人简历(退出阴影笼罩中超 中国足球该

2022-11-17 15:55今日新鲜事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们和对手确实在实力上有一定差距,队员们在场上也尽了最大的努力。”

当0-5不敌天津津门虎的比赛结束,河北队领队陈杰琼在赛后发布会上说出这句话时,你可以想象得到,他的口罩后面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因为类似意思的话,他其实已经说了17次了。

然而这场比赛后的这句话,又显得那么特殊,尤其是“队员们也尽了最大的努力”,背后的含义,不言而喻。

实际上,对阵天津津门虎的这场比赛能否正常举行,要比比赛结果更引人关注。

在上一轮对阵成都蓉城的赛前,河北队球员在场上拉起横幅:“恳求华夏幸福偿还中国球员血汗钱”。

这一举动,彻底刺破了河北队此前勉力维持的对外模样,也让比如葡萄牙媒体《记录报》等国际媒体关注到了中超欠薪的情况。

在这样充满悲愤的情绪下,比赛结果自然是不必多说,河北队0-6输给成都蓉城,继续排名中超联赛榜末,而且还在不断刷新着中超联赛连败的最长纪录。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领队陈杰琼只说了一句:“感谢球员们的付出”,便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如此直白的现实面前,各方只得开始表态。

两天后,足协官方宣布,包括河北队在内的三家俱乐部未能按规按时清偿欠薪,各扣除三队本赛季联赛积分3分。

这里的“按规按时”,指的是7月31日前清偿欠薪30%的规定和时间,而这张罚单的出炉时间,其实已经是节点的三个月之后了。

3分扣除之后,河北队积分清零,球员们唯一获得的一场胜利,也就此失去了意义,而更有趣的是,他们那场赢的,恰恰是同样遭到处罚的武汉长江。

收到足协处罚的第二天,河北队发布公告,主要表达了五点内容:

第一,俱乐部投资方遭遇重大经营和资金困难,但没有回避球员欠薪问题,7月31日前,除了没有和某离队高薪球员达成一致之外,欠薪已经补齐;

第二,近三年来,尽管遭遇种种困难,但投资方依然净投入3.88亿元,今年净投入3000多万元;

第三,俱乐部积极自救,没有因为追求成绩而盲目引援,获得的经营收入也都用于支付球员、工作人员薪酬等项目;

第四,部分球员通过不理智行为表达诉求,违反规定的同时,给中国足球、中超联赛带来了负面影响,俱乐部对此抱歉;

第五,如果队中同意继续参赛的球员数量达标,俱乐部将继续支持,否则将退出中超联赛,帮助球员积极寻找出路。

然而在当天晚间,俱乐部的这番说辞就遭到了球员的驳斥。

俱乐部表示除某高薪球员之外,欠薪均已按时补齐,但球员方面表示从未收到30%的欠薪,2022年的工资更是完全没有发放。

另外,球员方面还表达了拉横幅维权并非本意,但情势危急之下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所以所谓的“给中国足球、中超联赛带来负面影响”,更多是俱乐部的责任。

至于俱乐部最后所表达的,按照球员意愿决定是否继续参赛,球员方面则把这个皮球踢了回去,表示球员从未要求退赛,会为河北足球、中国足球保留一丝尊严。

在最后,“我们恳请河北足球俱乐部不要避重就轻,希望俱乐部能够用行动兑现自己的承诺,而不是恐吓和威胁用一张张空头支票敷衍球员。”

“我们也恳请中国足协和有关部门能够切实履行职责,保护球员合法诉求和权益。”

不得不说,这封公开信虽然写得有理有据,但很可能于事无补。

就像前河北队门将杨程在社交媒体上所说的,“特别是俱乐部、行业管理者和相关政府指导部门,作为组织者,管理者,监督者都无诚信而言,不仅仅是中国足球的悲哀,更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河北队的欠薪问题由来已久,联赛当中也不乏类似的情况,但是这样的俱乐部却连续多年可以准入中超联赛,外援、外教的工资分毫不差,内援、内教喝西北方也无人关注,所谓的“清欠规定”,7月31日节点过后三个月才下发通知。

这样的行业状况,说明很多人都在尸位素餐。

所以,河北队的退出其实已经注定了,结果上无非就是赛季进行时退出或赛季结束后退出的区别而已。

如果是赛季进行时退出,会带来联赛完整性等更多的问题,如果是赛季结束后退出,通过中甲联赛球队递补等方法,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尴尬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说,河北队球员恐怕很难能拿到自己的欠薪,毕竟在目前的情况下,俱乐部退出联赛,就意味着欠薪主体的消失,如果没有签订和俱乐部投资方的穿透性协议,就会像此前的辽宁宏运、江苏苏宁一样,陷入漫长的、没有希望的讨薪过程。

而这一切,其实已经成为了中国足球过去多年的常态,只不过一些从金元足球开始关注中国足球的球迷,并不知道类似的情况罢了。

问题已经发生多次,一味的得过且过终归不是办法,中国足球还是需要从制度上解决问题,毕竟到了现在,中国足球的发展问题如今都是次要的,首先需要杜绝欠薪的再次发生。

其中一个方法,便是对俱乐部财政情况进行来自第三方的严肃审核,甚至在每个赛季前缴纳保证金。

大部分的欧洲联赛的俱乐部在赛季准入前,都需要经过联赛和独立机构的双重审核,通过之后才能被允许准入,尤其是强调健康经营的德甲联赛,对这方面的要求更为严格。

此前在德甲留洋的杨晨就分享过一个故事,“法兰克福有一年冲甲成功之后,但是有一部分财政老出现赤字,缺了一部分钱,这样保证不了明年球员的工资、奖金什么的,所以当时我印象挺深的,法兰克福为了找这笔钱到处拉赞助嘛。”

至于保证金制度,在欧洲足坛已经存在多年。

比如在2010年前后,意甲联赛的保证金约为4000万美元,而法甲联赛则要求为2000万美元,这笔钱用来保证俱乐部能够正常参加联赛,需要覆盖包括日常运营和参赛的各项支出以及俱乐部上下各个职位的基本工资等。

缴纳了这笔钱,才能被允许准入新赛季的联赛,如果无法按时缴纳,那就只能退出或参加低级别联赛。

这样的制度设计,保障了俱乐部的球员和工作人员至少当年的基本收入,也就避免了像河北队这样遭遇欠薪多年的问题。

实际上,本赛季的中乙联赛也恢复了保证金制度,今年参赛的俱乐部需要缴纳60万元。

从这个数额就能看得出来,这一数字仅仅保证了俱乐部可以参加全年赛事,但并未囊括俱乐部上下的硬性支出,也就无法保证不会出现欠薪的情况。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球队因为无法缴纳保证金而无缘参赛,比如年初退出的山西龙晋俱乐部,当时还有一些媒体人认为保证金制度是一刀切的政策,历史上也曾有球员向足协请愿,允许俱乐部在未缴纳保证金的情况下参赛。

我们可以理解球员对参赛的渴望,以及部分媒体人对联赛大局的“顾全”,然而在欠薪发生的时候,出现的问题还会抛到足协的头上。

当然了,具体的细则可以根据中国足球的具体情况进行修改,比如俱乐部缴纳了保证金之后,俱乐部每月的工资可以由保证金来支出,专款专项打到球员的账户上,这样就可以缓解运营俱乐部的支出压力。

但是无论如何,投资方首先需要表达出自己具备运营俱乐部至少一年的财力,而这种表态不能只是嘴上说说,发誓赌咒这么简单,而是需要用真金白银来保证的。

很显然,中超,甚至中国各级职业联赛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不仅仅是河北队,也不仅仅是中超联赛,赛季末退出可能会形成一股浪潮。

退出的,自然都是不想玩或者玩不起的参与者,这些参与者退出导致的讨薪问题,需要各界一同来帮助球员来解决,而留下的参与者,需要被全新的规则来约束和管理,这套全新的规则,应该用来保障真正的参与者,也就是球员的切身利益。

对于历史不长的中国职业联赛来说,这无异于一场彻底的推倒重建,但是唯有如此,才能称得上是所谓的“职业联赛”。

因为“足球打工人”们踢了球,却拿不到报酬,那怎么能算是一种职业呢?

王开乒乓个人简历(退出阴影笼罩中超 中国足球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